那次在街上巧遇之後,
我跟維維就再也沒見過面了。
從此在Gainsborough Street上
再也沒有維維修長的身影了。
其實很多時候跟朋友的交往是需要一些特別的緣分,
因為生活有交集所以能夠進一步認識,
幸運的話甚至能夠成為一輩子的好朋友。
若沒有緣分很多時候也就錯身而過了。

這時期的我也在繁重的課業中忙昏了頭,
偶而參加一些同學會的活動已經是難得的奢侈,
一旦有假期馬上跟著好友YR的旅行團到處旅行,
只要能夠離開波士頓這個壓力源到哪都行,
雖然在我心裏波士頓是除了台北以外我最偏愛的城市,
可是當時壓力太大,一有機會總想出走喘口氣,
而且YR總會找到好吃的餐廳好玩的地方,
我一點功課都不用做只要乖乖跟著走就行,
這是我到現在都還很懷念的呢~

因為再沒見過維維,
所以這個人的影像在腦海中也慢慢的被遺忘了。
直到有一天在Walgreens閒逛買東西時碰到維的表弟Lu,
很閉俗的我不知道他記不記得我,
所以只對他笑了一下就想速速離開,
沒想到被開朗大方的他叫住,
我們就在店裡聊了好一會兒有的沒的。
後來在Gainsborough路上偶遇的對象就由維維換成Lu,
這時我才知道原來維維早已搬離波士頓去了Rochester唸音樂碩士。
剛聽到這個消息時坦白說心裡有一絲絲的惆悵,
畢竟對他印象挺好的嘛~

然後到了2000年11月的某個下午,
回家路上又被Lu從背後叫住,
他告訴我維維這天開車從Rochester回Boston過感恩節,
他們一些朋友要幫維開個派對,
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好的話順便可以帶個菜過去。
聽到維維要回來其實心裏開心了一下,
而且一開始懶散且當時不善廚藝的我只想去買個巧克力冰淇淋應景,
後來念頭一轉覺得還是親手做些東西比較有誠意,
所以回家之後就依照媽媽教我的方式
包了鮪魚沙拉和肉鬆醬瓜兩種口味的日式三角飯糰,
只希望還合大家(特別是維維)的胃口。

到了晚上六點多,
按著Lu給我的地址找到他家門口,
上樓之後在樓梯間對上了三雙眼睛,
直到今天,現在的我都還清晰的記得當時對上的維的雙眼,
我記得他那時懶洋洋的靠在牆壁上,
又高又瘦倒有點像雙星奇緣之類的漫畫人物,
聽到有人(我)上樓的聲音頭慢慢轉了過來,
然後不騙人的眼神亮了起來,
我從來沒在異性身上見過那麼漂亮光采的一雙眼睛,
直到現在還是如此。
他的那雙電眼,很 動 人。

忽然我也有點緊張起來,
畢竟除了(不熟的)維和Lu之外根本不認識其他人,
鼓起勇氣走向他們三人然後就隨便亂聊了起來。
維跟我介紹他身邊另一位高大瀟灑的男生Andy,
長像相似的他們果然是兄弟,只是Andy又比維高壯些。
然後另一位就是五官艷麗且身材傲人的S小姐。
我那時腦袋又不受控制的開始亂轉,
想說"哇,原來長的好看的人都會聚在一起耶,
要不然上次去維家看見另一位清秀佳人,
現在又多認識一位不同典型的美艷女郎,當帥哥還真不錯。”
思緒還在亂飛舞時我們辛苦的主人終於提著一堆菜回來了,
大家鬧哄哄的湧入屋內馬上吃喝起來,
畢竟也都餓壞了~

Party的氣氛好極了,
像維維,Lu,S小姐這些朋友跟我的哈佛同學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他們幾乎都是藝術家,
Lu的本行是學商但他也擁有濃厚的夢想家特質,非常熱情的。
我跟他們在一起時總是特別開心,
因為我從來沒有交過這類型的朋友,
所以對他們的生活很好奇,
而且對他們談論的話題也聽的津津有味。
我自己的同學們比較理性,大家講究的是效率與邏輯,
就外在看我也比較是這樣的人,一切講求效率。
可是內心深處的我有一部分是很天馬行空不喜歡受拘束的,
碰到維維這群朋友讓我可以不用一直那麼中規中矩或壓抑自己的本性。
而且藝術貼近心靈,在後來跟他們的相處中
我得到了許多在學校中沒有的感動,
不管是維帶我去聽的音樂會,或是欣賞S小姐的畫作,
他們給了我一個喘息的空間,
讓我不需要時時刻刻惦記著還沒寫完的報告或還沒讀完的paper。

我。很。喜。歡。他。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acelily 的頭像
gracelily

GRACELILY

grace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